paraellen
paraellen

看文,无意中扯出一串句子,疼死我了。


青衫磊落,剑啸龙吟,鲜衣怒马的日子,我已忘了。
    
    
    把酒临风,寒翠烟波,明月轻舟的过往,我还记得 。】

我知道我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再见之后,各自安静生活数年。然后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头,透过公车的玻璃窗突然看见你,想叫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拍打窗户来引起你的注意,想从车上跳下来,想奔跑,想大喊大叫,想把整个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裂。我呼吸急促,面额潮红,手指颤抖,我在激烈的想象中把自己感动的快哭了。而事实总是,我一动不动的坐着,安静的看你远去。你的脸,从开始到现在,我原来从未曾看清楚过。

渐渐的,挫折再多、痛苦再深,也不再愆尤他人。无论雾雨雷电,还是霓彩流霞,皆可坦然迎对,心意自平。生命太短,世界太大,唯有体验才是使生命完整的惟一方法。

可否擊節而歌?可否邀月共飲? 可否橫笛吹箫?可否青梅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