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要不是室友还在旁边我就……我就……

 “帕克,准备一下。”卡卡西说道,“我要解散忍犬。” 

  “解散忍犬?!你在想什么啊!”带土说道,“你不想做忍者了!?” 

  然而卡卡西只是扔了一套适合他的衣服给他,说道:“你也快穿,我们该私奔了。” 

  “……你要叛村?”带土已经……不能更惊愕,“你怎么可以叛村……你怎么能做这种事……你要为了我做叛忍?” 

  “听不懂情话也算是你的个人风格吗?真是明明我连私奔这么叫人害羞的词都说出来了。” 

  “这种时候别情话不情话的了!守护木叶难道不是你最重要的存在意义之一吗?”带土说道,“你怎么可以……” 

  “嘛,规则是可以变通的,老师不是这么教过我们吗?”卡卡西说道,“如果想要守护村子的话,就算成为了叛忍,也是可以有守护村子的道路可选的。” 

  “你说得这么轻松……”带土的声音逐渐阴沉起来,“你会后悔的,你不应这样做,我的身体已经超过极限了,我自己清楚,你犯不着为了随时可能死掉的我,选择这样辛苦的一条路。” 

  “但是,带土……”卡卡西说道,“你知道,忍者是工具,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带土静静地听着,卡卡西的声音强势、坚定而又温柔。 

  “可我现在不想要做工具。”卡卡西说,“在成为一个忍者之前,我想啊,我想要做一个人。” 

  “我做了三十年为保护村子而存在的工具,但此刻我只想要保护我心爱的人而已。” 

  “一生,一辈子,一分,一秒,又有什么差别呢?” 

“让我做一个人,带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