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人活着总得有个盼头

我曾一度放声大哭,在心里,在心里。

最终却仍仰头大笑,在脸上,在脸上。

已经不知道是想哭想笑。

香港人是否常情?追人半年已经太多,大学前四段恋爱太少,是否有人能爱一个人二十年如一日?

太多所思所想。好想立刻开始办公室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