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最近的几件事

看完了罗琳的新书,当年咬牙切齿没看进去几页,这两天三下五除二的就给看完了。原来看不进去的游记最近也在看,觉得写得生动有趣。是我终于成熟到能看进去这些书了,还是我真被考试逼得穷凶极恶了?


看完罗琳的书,突然想到,当我的父亲刚当父亲的时候,他看着煮粥的锅,会不会想要尖叫?


暖气像个巨大的红彤彤的磁铁,吸引着我,拉扯着我,拥抱着我。


今天在食堂看到一个女孩穿了一件ONLY的掐腰长款羽绒服,整整一顿饭我都盯着她目不转睛。ONLY是我整个少女时代的梦想,在我的初高中时代我对这个牌子的渴望超过了任何其他物欲,我渴盼着拥有哪怕一件这个牌子的短袖上衣。甚至在我上大一的时候,放假回家恰逢商场打折,我穿着一身旧衣裳在ONLY门口兜了无数个圈子,最后特别心酸落寞地跟着我爸妈走了。


ONLY其实不算是非常贵的牌子。其实只要我开口,可能还是能说服我爸妈让我买一件的。但是我开不了口。因为他们看不上哪些设计,而且总是觉得贵。我总是开不了口。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牌子。只不过上高中的时候我讨厌的那个漂亮女生会穿。那个隔壁班的班花会穿。那个我前男友的红颜知己会穿。而又瘦又玲珑的她们穿起来,都特别好看。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已经过了穿ONLY的年纪了。我和我惨绿的青春期里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件显瘦又掐腰的长款羽绒服。


我现在还是觉得他们家的掐腰长款羽绒服,是全世界最好看的羽绒服,即使我再不能穿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