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活过仙女座的伽玛暴

“在炎热的午后,加上脑海中纷乱的音乐,我很难把车开得四平八稳,红绿灯在挡风玻璃、保险杆和车内装饰一闪而过。一路上,我遇到非常多的红绿灯。回到家,我头痛欲裂,全身发抖。我带着沙发上的几个枕头走进卧室,将所有的窗帘拉紧,然后关上房门。我躺了下来,把所有的枕头压在身上,关掉电灯。                                                                                     ——《黑暗的速度》

我原本以为,我一个人安全的生活着,就像其他人一样,实际上却不是这样。”

他们不明白其中的过程有多辛苦,也不在乎。他们希望我改变,想把某些东西塞进我脑中,改变我的大脑,他们嘴里说没有,实际上却那么做。

然而,我却感到悲伤。我这么努力的尝试,却仍徒劳无功。我穿着和别人相同的衣服,在相同的场合说相同的话:早安,嗨,你好吗,我很好,晚安,请,谢谢,不客气,别麻烦了,谢谢,现在不可以。遵守交通规则;奉公守法;公寓里摆着普通的家具,小声地播放与众不同的音乐,或者戴上耳机。但这样做还不够,我即便努力的尝试,那些正常人还是希望我改变,变得和他们一样。

最后,我做好了重新思考和感觉的准备。我感到悲伤,我不应该悲伤的,我把弗洛姆医生会说的话说给自己听:我很健康,我有份待遇相当不错的工作,我有个可供安身的窝,也有干净的衣服可穿,我获得了高位阶的许可证,可以开自己的车子,无需与别人共乘一辆车,或者搭乘拥挤、嘈杂的公共交通工具。我的运气很不错。

当我躺在黑暗中,那些柔软的枕头渐渐舒缓了我的紧张,脑海中纷乱的音乐也渐渐淡去。我在柔软、宁静的黑暗中漂浮,思绪慢慢恢复平静,不受快速移动的光的侵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