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ellen
paraellen

治愈

像许多个夜晚一样,盾冬(以及插科打诨的Tony)一直是片好阿司匹林

【 Bucky不太感兴趣地撇撇嘴:“算了,看上去挺无聊的。”

    “你这个玩FlappyBird的俄罗斯方块居然说游戏无聊?”Tony做出个受到冒犯的表情。

    “Tony,俄罗斯方块并没有那么老。”Bruce温和地指出。

    “俄罗斯方块(Tetris)?”Steve觉得这个发音既科幻又古典。

    “赢了我就告诉你。”

    Bucky微微眯起眼睛。Steve偷笑,这让他想起他们的学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