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noiaanne
paranoiaanne

失眠

她听见高跟鞋蹬蹬蹬蹬的踩过去,昏暗的灯光一明一灭,窗外呼啸而过的汽车反射在阳台顶上的灯光,像是狮子座的流星雨。

她听见手边的表滴答作响,窗帘绘成黑黑的形状,厕所里又有了人,对面的外国人狠狠甩上了房门。

她听见小玩偶又从书架上滑落了一些,筷子还牢牢地搭在饭盒上,一阵风吹过来,讲义被掀起挪动了些位置。

她听见午夜漂浮着的虚无和虚妄都影影绰绰地围绕着她,脑海里的故事非故事不断不断地呐喊,她已分不清虚与实。

她听见她的日程和过往们不断地谈天说地,像是一群暗地病孩子,嘲笑着看着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笑的一脸扭曲的她。

她听见他温柔的脚步声,他带着不变的微笑温柔地走过来,他说,乖,快睡吧。

于是她沉沉睡去,梦都做不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