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noiaanne
paranoiaanne

triple language barriers

今天有很多想说的。

两周前去MUN TRAINING,像只酱油般听了很久,最后跑到前面找主席问自己要干嘛。无法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也无法准确地明白她在说什么。

昨天早晨交流团面试,面对说着软软的普通话的小女生,我胡扯了一点点假大空的话就停滞了。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说的那么空泛。

今晨面试,全粤语。依然只能听懂8、9成,小组讨论时如哑巴般呆坐。最后身边有点儿帅的男生同情地看了我一眼。

I am a triple language disabled.

我是个语言学生,我是个失语的语言学生。

几月前看到的一句话:多年后回想现今,年轻而绝望。
————

为了改变当前局面,借了一本《一个人的村庄》,存在locker里,26号以后认真研读。

还看了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选。真喜欢。

————————
中午遇到亮亮,开心地打了个招呼,问他还书箱收书时间,居然无法用【普通话】表述清楚我想问什么。亮亮最后表达了“好久不见你的语言能力退步好多”,然后走掉了。

哲学课的老师说,madness and alienation have very close relationship.

Maybe.

————————
我开始不能控制脸上的表情,手上的动作,身体的平衡,眼神的焦距,时间的距离。

昨夜想到伤心之处,还是觉得心灰意冷。
————————

事情很多,快快收尾。

哲学课上的老师还说,19世纪如此定义madness:

If you are unhappy with your work, then you are mind.

借以自勉。
angelcn
兔控其实语言这样东西,只要用得多,自然就会懂了...平时多多使用,很难会忘记的...2010-10-13 15: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