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ts
patients

不朽,是死亡的影子或说兄妹,看到他也就看到她。人生不能承受的,不是存在,而是作为自我的存在。生活,生活并没有任何幸福可言。生活,就是在这尘世中带着痛苦的自我。然而存在,存在就是幸福。存在:变成喷泉,在这石头的盛水盘中,世界仿佛热雨一般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