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sky
pearsky

我想,短时间里也不会与你见面,当你变得好陌生,当我们的相见变成“好的,有机会怎样怎样”的时候,是不是该结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