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早起贪黑太累了,我再也不要和妈妈一起睡觉

小区里的麻雀可以安然在路人脚边一米内停留,有两种可能
一是这是一个国泰民安,福利高厚的发达国家
二是这是一个连孩童都对自然界不再有好奇心的,麻木的世界

你人生的非凡程度,取决于你不愿同流合污过庸俗生活的决心。
今天小了说,“我就是太缺乏自制力了”
我说,“你缺少的是理想。你的理想想必微薄,而自制力的多少取决于你的理想怎样地坚定不移。”
其实,我还认为,【一个本质庸俗的人】和【有坚定不移的脱俗的理想】是互相拮抗的。
天性的比例不容质疑。

他又说,我是享乐主义的,我反对将自己管得那么严,我难以接受。(话题是高三)
我说,享乐主义的终极理想是一切欢愉,是爱。倘若你不能承受满溢的痛,你的心怎样容纳同等丰盈的快乐?
你并非享乐主义。你还没有成型。

因为一些灵异事物在脑中盘旋不去,甚至充斥着我的卧室,我接连两夜要求母亲陪我睡。
我说,please。
结果被更难以忍受的彻夜的吐气声弄得失眠,那独特的“xuxu”与“pupu”。
早起贪黑,鬼节快乐,我真的太累了,不陪你们过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