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开学前.

这是多么有趣的事,十二个小时可以发生的事。
次日清晨,依旧是那个人,来接我上学,而他十二小时前已经因我死过一回.
学校里活动着的其他人,不停行走穿梭,却与作业斗争了一晚.
而我们本该听碟 说话 晚睡.
“享乐主义不自私,是具有极端的乌托邦特征。”

我的甜蜜残酷的理性,最高目的是保护爱情.
是我故意地弄死了你.
事情发生前我说,revenge is great。

昨天你生命消散的时候,我落笔神速地给我的女孩子画了一幅水彩,
那时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我知道。

我的女孩听我说后,回来简讯:“(一大段话)明见”
恩,本该是多么好的讣告格式。
我知道你要死了,you know I will break your heart. 我是故意的。

但我没有想到你轻而易举地重新活过,十二小时后与朝阳一起回来了。
问我在做什么? 别问。Sometimes she's a friend of mine

然后我们又模范地一起步入校园,在晨光中,在傻逼的目光中
然后我们身处同一间教室,我看着你劳动,我想象一晚上的事并未真实发生。
有刚分手的朋友忽然问我,“你们是怎么互相这样信任的呢?”
我扭头向窗外,冷笑了两声

用生死是吗?所以我们是生死恋了,是吧。
我的那次,以后补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