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我拒绝被孵化

鬼说到心理咨询室门口的那个小露台,在这里记一下我的倚栏的性质。

她写,
“操场是有多宽阔的,远处的楼房,记得上次水说,她想把它们化作连绵起伏的山脉。这会儿我看来,倒确有这么一番味道。 ”

然而,我的“化”不是将它们的“美丽”升华,
在我眼里那个露台上看出去的“景色”是死寂的,不是生机勃勃的,
是污浊的炫耀,不是美妙的圆寂。
我可以看见文学灭亡的景象,看见不仁的末日。
但是我不生气,因为刚才也写过了
“罪不在某个人、某群人身上,紧闭的门在每一个人心中”

而有时我站在那里,是在缅记自己的一年,生活在这藏污纳垢的机器厂。
同样,这个厂房遍布全世界,
我需要站在那里反省。

我更希望看出去就是墨绿的山色,灰蒙的天,原始的野景裹住灯火伶仃的白日校园,像四周皆是铁路围绕,一放学就可以上天涯,而不是被摩天大楼包围着
我要打破现代文明的卵,越多越好。
我拒绝 被孵化。
mixture_ghost
鬼灵凌与其去打破现代文明的卵,不如先锻炼自己的视觉。跟整个庞大的机械世界斗有多累我想你自己也感觉得到。(难怪我想为什么你几百度的近视怎么总没有好转)2010-10-31 05:01:42
pelagia
醉餐石髓1.视觉是在生存斗争中自然进化的。
2.我不觉得累啊,而且我不是和机械世界斗
韩寒一向发表政治言论,但他说过一句话
“我不爱政治。可我更怕我不爱的政治弄脏了我爱的文艺”
3.真性近视不会好转的,好转的都是假性
在下水道里找“美”,这是懦弱者的锻炼,我说过了。2010-10-31 05:4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