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乔立说过,你举一个例子论证什么,我就能举同类反例相驳.所以说概括归纳是最蠢的事,尤其是“描绘”自己.好比学钢琴的以钢琴乐优雅纯净为最美,玩波普艺术噪音氛围的以普遍为美.甚至每个音乐家都有不同,自己总是爱自己的,描绘出来的自我必然短浅无知.“我怎样,他们却不怎么样”的艺术只能是怨妇艺术.相关方面巴丢大师总结得挺好.“只有肤浅的人才了解自己”,王尔德与我也!空子对于不肯承认的人总是有的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