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lagia
pelagia

spring fever

我难过得要落泪。心里焦虑,每天起来累的像没睡似的,这种情况很少见。你又不在,我没有人说话。抄了几首诗直至手酸作罢。
要往一个城市去,他成绩不理想,需要很努力,不玩不乐。网也被限时,周末除散步、上课外,偶有在线聊天,气氛燥热又薄凉,那么像透明的空气,像夏天金龟子的翼。

头疼得很,有人能哄我睡觉吗。想必是不能,日子推到往后更是奢侈黄粱梦。

不想做任何事。好像又回到了前几天肠子寸断的夜晚。
十八岁,本应在春色中沉醉。
闻了很多水蒸气的味道。可水蒸气是没有味道的。洗澡时常常喜欢踮起脚,试着站稳。但瓷砖光溜溜,我是站不住的。失了稳心便撑墙重新站起。温热的水接触到皮肤的一刻,眼泪几乎就出来。我脑子里的长句短句在高速相撞,散出的热量快要烧毁我的颅腔了。

救救我吧。我不知道该和谁说。不能和你,不能和你。spring f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