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r_quay
peninsular_quay

七夕

小丁以前常搂着我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总是不肯答应。他常常以我男朋友自居,我总是告诉他,“你现在还不是哦,我要承认的话会给你个仪式。”我可以搂着小丁睡觉,但是却不敢定下这个称呼。我特别害怕分开,所以就自欺欺人的拒绝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告诉自己,没有合就没有分。

我在凤凰玩的时候,请师傅给我刻了一个小吊坠,上面写了四个“我的”。我一直等着那个正式的男朋友出现,把这个标签给他挂上,说明该男归我所有。但是前前后后谈了这么多,时间有长有短,甚至有的都谈到了结婚后的事,却没有一个人让我想贴这个标签。

昨晚我把它送给了小丁。我想象中的那个仪式,是我含情脉脉的拿出小挂坠从他后面给他戴上,然后转到他面前,落落大方的对他说,做我男朋友吧。或者像Monica向Chan求婚那样。

但是昨晚的实际情况是,我翻箱倒柜的找那个小挂坠,小丁在一边看《虫师》漫画,我找到后看他看漫画看得正起劲,只好把那个小东西塞在他的脸和漫画书之间,对他说,“喏,送你个小东西。”然后我就去洗澡了。等我回来时,他就自己戴上了,把绳弄得很长,显得那个小东西戴在他胸前特别不合适。他全裸着,像个卧佛一样手支头躺着,神情严肃的好笑。我就伸手去摘他胸前的挂坠,“太傻了,哈哈,摘了吧,你热不热啊。”他捂着说,“不行,我要带着,你第一次送我东西。”然后我就忙活着吹干头发,他继续看漫画。

“做我男朋友吧。”我边忙活便在心里默默演习。但是面对这个漫画裸男我实在说不出来。一直纠结到关灯睡觉,我还老缠着他不让他睡,但是又啥都说不出,又是深呼吸又是蹬腿的,越不说越觉得说不出口。一直纠缠了半个多小时,我一个狠心就说了出来,但是话一出来竟然说的很平静很自然。小丁停了两秒钟,搂住了我,无奈的对我说,“你的仪式还真是正式啊。”我委屈的对他说,“这跟我想象的根本不一样,我以为我会很帅气。”然后我俩就睡去了。

恩,今天可以正大光明的过节了。
doomtoll
独木桃"你怎么这么黄啊" "嗯,我还有暴力的一面呢"2010-08-17 07:3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