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r_quay
peninsular_quay

孤独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一写下这个题目,张楚的这首歌名就蹦到了我脑子里。

假期看了《玛丽和马克思》,我像看《被嫌弃的松子一生》一样嚎啕大哭,不能自已。每每看到孤独的人,就好像看到我所有的过往,看到那些多数是在灰色中,少数是彩色的日子。

诚然,我的孤独是我自己造成的,在大部分时间里我甚至不喜欢自己,容易抑郁一贯消极。很多人无论年龄多大还依然是那个小玛丽,不够成熟自信,需要别人肯定,需要依靠其他内心强大的人带来的积极能量。

马克思的最后一封信太治愈了,我们都是有缺点的,但是我们必须接纳自己。那封写给玛丽的信就像写给我的,合上了我心里的一道痛痛的缺口。从来没有人这样做到过,不管是父母还是好朋友,一部短短的粘土动画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