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sworld
printsworld

今天的葬礼好奇怪,只有男子可以去下葬,女子只能远远的看着,说是因为怕闺女踩薄了地,埋完以后女子才能上前祭拜,整个葬礼除了几位阿姨,好些人就像聊天一样说笑,感觉不到一丝悲伤,我母亲很奇怪的烧了纸往炮上扔,按风俗放了炮之后就祭拜就算完成了,所以大家还没来得及怎么祭拜就散场了,所有的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大家计算着今后的日子,想着自己的心事,整个场面让我看到了教育与命运,让我觉得不改变,没有使命感的日子好可怕,凉,凉的就像旧时代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