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less
promless

终究我还是很贪恋同你说话时的那份安谧。还有在我笑得花枝乱颤时你拍我脑袋,还有雨天你经过我旁边拿你的大大长柄伞敲我的铅笔伞,以及共撑一把伞一起走回去的那个温暖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