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pussy

「想太多」

今天因為開運動會太無聊所以想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覺得很有趣想要寫下來,可是現在都已經記不清了。其實再想記清楚的東西最後還是會變成模糊一片。一些很無聊的事情卻記了十幾年想忘都忘不了。這麼說起來,似乎對我最美好的回憶過去才不過一年,卻只有一個輪廓了。
今天其實心情不是太好的啊,中午本來要陪別人去打耳洞。她一直在說好想打耳洞好想打耳洞,今天終於可以去了可是卻中途退縮了。她怕痛。後來好死不死到了打耳洞的地方,有幾個看起來是非主流的女的狠熱情地問要不要打耳洞,我當時就指著她說她就是來打耳洞的。我當時什麽其實什麼也沒想,就覺得,不打她怎麼對得起自己呢。後來啊,後來當然是沒有打啊。其實早就知道了的事情,可是還是生氣生了很久。我是扁平足,而且站久了還會腰痛,就像老年人的腰椎病一樣。我忍了這些來陪她完成一個對她來說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願望,然後她突然說不要這個願望了。好像被耍了一樣,不光是我。還有那個耳洞吧。
回來的時候,就只有我和XJ一起。她問我要考什麼系呢,我說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她說你真的要考心理系嗎,那你出來幹嘛啊。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因為我好像只對這個感興趣一點,那就學這個好了,其實沒有想這麼多啊。
可是喜好就是喜好嘛,何必要花四年時間去研究它呢。
可是我喜歡這個,我是真心喜歡,除了這個也沒別的了。法律好像也還行。
我最討厭政法了。
我不喜歡變數,生活上面太多變數。而法律什麼都有條款可尋,它是死的。多安全。
有改變不是挺好嗎。
其實大部分並不好吧,除非它是朝我想像中的變我才可能會接受啊。誒,你說哲學怎麼樣。
哲學要邏輯性很強吧。你不覺得在學校裏所有都是他們規定,我們來學。他們說是對的就是對的,是錯的就永遠都不能做。哲學也是這樣啊。
不一定的。那些對錯不一定是學校學來的,也可能是自身感悟的。
怎麼可能。
人開始不穿衣服,可是卻慢慢有了樹葉有了布,最後變成衣服。羞恥心這個東西就是自己不知不覺必須要知道的東西,並不是誰教的啊。
後來的內容我不記得了,或許是停止了內容。
下午就開始玩倒楣拳。還好下午沒有上午那麼倒楣。只不過有幾個人特別倒楣,橡皮筋被手腕彈腫了,好像很痛的樣子,其實根本早就不痛了。看他們不停地報復别人,被別人報複。而別人都只輕輕彈我一下,作為回禮也只能輕輕彈別人一下。我沒有想要報複的人也沒有想要報複我的人。也覺得有點傷心。
我看過一些人雖然在人群中,可是還是很孤單,這是一看就能看出來的。我想,我每天都粘著別人,儘量顯得不孤單,可是我依然是孤單的,這不會因為你在人群中或者不在而有什麼改變的。
就還蠻傷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