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pussy

「衰老」

今天我又和FS吵架了。我已經記不清是多少次了。我本來不是喜歡她的人,有時還很討厭他。可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於是今天我想了很多東西,想為什麼又變成這樣,我要怎麼報復她呢。我想了好久好久。然後我覺得我好累啊,乾脆就這樣吧。以前不也都這樣嗎。繼續和她當最好的朋友。
有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好累,累到什麼事都想這麼算了,什麼也不想管了。前幾天早上做了一個夢。夢的內容記不清了。可是醒來覺得好累好絕望。再閉上眼睛,就真的希望永遠不要睜開了。
不過還好我是一個從來沒想過死亡的人。我覺得死亡是個很恐怖的事情。只要有關於死亡的事我的眼淚就止不住。我們這個小區是一個竭盡死亡的小區。都是老人。死亡在這裡只能換來一個哦字。我的外公外婆已經可以很平靜地和外面的老爺爺老奶奶談起自己死後的事與自己的葬禮。
我害怕死亡。但是我更害怕在很多年以後我也變成像外公外婆一樣可以對死亡毫無感覺的人。我真的好害怕。
其實我已經開始衰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