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pussy

「舅婆」

遠在秀山的舅婆今天早上十二點半,因為突發的心肌梗塞去世了。68歲。那邊的人說舅婆晚上還很開心地看電視,十點就睡覺了。十二點起來上廁所的時候突然就走了。

我們家的親戚並不多,也不怎麼見面。我只去過秀山一次,在三年級。我很討厭那裡。我不知道現在那邊怎樣了,但是那個時候是個鄉下,廁所裏滿是蚊子的幼蟲。作為一個對廁所衛生特別執著,遇到髒的廁所寧願尿褲子也不願意上的人來說,在那裡的十幾天簡直就是噩夢。不過我也記得每天晚上在門口的土裏挖泥鰍,放在心相印的紙盒子裏。還有好吃的米豆腐和炒冰。還有那裡的指甲花。還有那邊很溫暖的人。

再後來我再也沒去過秀山。不過我的外婆和舅婆的感情很好。在秀山的時候就睡在一張床上。後來每個星期四都會打電話過來。每一次都會說上半個小時或者更久。這麼多年我都已經習慣了晚上拿起電話聽到舅婆濃厚的四川口音說「妹,你外婆呢?」

可惜以後再也聽不到了。

今天回到外婆家,外婆講話帶著顯而易見的哭腔,不過沒有哭出來。在我心裏外婆雖然是個老太太,但是她比很多人都要強硬,強硬到有點蠻不講理。我幾乎沒有講過她哭,我想在她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一定哭了。

從小就很逃避死亡這種事情,能不知道最好就不知道。小的時候沒心沒肺,什麼都不懂,那個時候爺爺死了,也并沒有特別難過。只是在那段時間夢到了連面也不常見到的爺爺。因為距離太遠,所以當我有的時候想起爺爺的時候會覺得其實爺爺依然和奶奶一起守在鄉下的老屋。後來越長越大,對死亡的恐懼也越來越深,身邊死掉的人也越來越多。每一次聽到死訊的時候,也不是難過,不是傷心,不是絕望。是平靜,平靜到像是我死了一樣。每次我變成這樣的時候我的心裏總會滿溢出一種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的情緒。我也不知道我明明是一個不怕黑不怕鬼女生怕的東西幾乎都不怕的人怎麼會對死亡感到深深的恐懼,也怕去細想。而且每一次看到電視劇看到書裏講生離比死別痛苦得多,我一直當作是鬼扯,明明或者比一切都重要吧。

我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很多的不好,可是我依然想活在這個世界,久一點再久一點。可是同時我又害怕當我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都死掉了,那我會不會依然堅持著我上面的那句話,因為我不可能再逃避了。有的時候和XJ聊天。XJ經常會說「我覺得我大概四五六十歲就會得病死掉吧。」臉上雖然不會表現什麼甚至還會笑,可是心裏面真是害怕到了極點。「拜託請不要再說了。。。我會怕得死掉的。。。求你不要再說了。。。」這是我心裏的真實想法。所以我常常想在長命百歲身邊在乎的人比你先死和只能活短短的時間但是不必面對身邊在乎的人的死亡必須要面對一個,我該會選哪個。

。。。都不想呢。

面對死亡這件事情,我永遠都想不通,並且永遠都手足無措。
akuma13s
Alare节哀顺变。祝一路走好2011-04-04 05:41:49
pussy
Alare謝謝你2011-04-04 14:38:32
appleyuchi
appleyuchi....刚看到这篇文章,我母亲今天去看她了..我舅婆,肺癌,最后一年,她的孩子们只给她找了个不细心的做饭的保姆,而我没在她活着的时候去见过...唉2011-12-19 20:4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