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sy
pussy

話說爸爸知道那天去攔賊的事情之後「都是因為我跟我媽說了要命的是還帶著炫耀的口氣=口=」昨天午休打個電話把我教訓了一頓說萬一小偷有刀我被捅了怎麼辦= =。然後晚上可能覺得教訓得不夠又打了個電話來教訓X2。。。我覺得誰都理解不了我当时那种「怎么他妈的又是我」的那种已经脱离愤怒的感觉了。。。不过爸爸打来的电话让我很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