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yuan
qiyuan

陪我五年的iPod放歌越来越力不从心了,陪我八年的笔袋拉链越来越不好拉了,陪我四年的swatch前年没能撑住还是断掉了,取而代之一个一模一样的陪伴我又走过两年……神经粗大的我就是在乎这些。也许我看它们,就像鬼神看我们一样吧,注视着把一瞬当作长长一生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