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yuan
qiyuan

旅途上意外的收获总是在久经冲刷的记忆中依旧发光……比方上次到东山没去陆巷没去雨花胜境没去紫金庵,但是有些破败的轩辕宫倒是让我触到久远的木柱石栏上的印痕,在无人清净的密林里看到苏州水乡日落下的粉墙黛瓦;在慕尼黑HB吃肘子喝啤酒和同桌的德国佬聊得兴高采烈,出来之后在夜晚的neuhauser街上挤在人群边缘看风格奇特的街头乐队奏乐演唱,感觉自己就像寒冷街上一个摇晃的火炉……那些时候,没有烦恼……烦恼这东西,忘却就可以算作是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