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shixiang
renshixiang

世如春梦了无痕

篇一、事如春梦了无痕

同学说的故事。“我已经忘了他的样子了,我也忘了他是清华的高材生了,我只记得我们在归程的火车上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她在一次支教中遇见了一个清华大四的师兄。这个师兄本是光彩夺目,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这次支教却成为了他们的领队。师兄长的很高,笑起来有一双弯弯的眼,说起话来如金石相击。她正是春心乍开的年纪,便在这青山秀水之间独独凝眸于他一人。她长得胖,又活泼开朗的像个男孩子,家从农村来,难免有些自卑,只是单觉得这师兄千般万般的好。她拼了命的减肥,说话也开始柔声柔气起来。她千方百计的接近师兄,玩三国杀时接着出牌的机会不停的偷看师兄,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看,看一眼就觉得心又填满了一分。师兄笑问:“你总看我干嘛啊?”她的心突地一跳,讪讪的笑着。她自己也觉得,那样如诗如画的人物,怎么会加眼于自己呢?她便寻了个机会,故作自然的要帮同行的男生们洗衣服。她虽然家里贫困,但爸妈宠着,也从未做过什么家务,住宿之后,连自己的衣服都懒得洗。这时却是真的心甘情愿帮他洗衣服,好像这是一个很温暖的事情。另一个沾光的男生笑着逗她:’你是不是看上那师兄了啊?‘她讪笑着说不出话来,自以为别人不知道她心底的秘密,却全然不知那少女的娇羞又是多么明显的写在她的眼里。山上的春桃树开的灼灼其华,少女站在桃树下远远驻足而望,只盼那人能目光流转,看她一眼。师兄似乎也能感受到她的情意,看她的目光就比别人多了一层亲昵。

在回程的车上,她和师兄已经全然不似刚开始的陌生,师兄虽然仍旧笑的眉眼弯弯,眼里却少了一层疏离。师兄问坐上的三个女生:“你们说爱是真,是善,还是美?”众人讨论起爱情,从这说到那儿,她和师兄你一句我一句,她说的欢快,似乎遇知音而得共鸣,只希望自己能在他的心里加分。

回来之后,她去把头发弄成了亚麻色,脸也瘦得尖尖的。她神情恍惚,如坠春梦中。这些厚着脸皮追男生的事,她绝想想不到自己竟然敢做出来,在山上的那些天好像中了魔障一般。如今她满心满脑还是想的他,只是成天成夜揣摩他的心思,想念他们说过的话。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存了和她一样的想法。不然为什么眼里的神色独独对她那么亲切呢?不然为什么在火车上独独与谈的那么投机呢?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呢?她快记不得他了,只记得他眼角的笑纹,和一潭水般的双眸。

她似乎闻到了桃花瓣在流水中的味道。她心里就想有春水在不急不慢的流着,搅动,任她怎么着急,怎么心热,那潭春水就是在不紧不慢的撩拨着。她终于在一个晚上给师兄发了一条短信,试探的问着。她晕乎乎的,直到师兄说:你是一个好女孩,可我已经有了。

很久之后,她嫁了人,生了孩子,倏尔白发苍苍。她已经记不起当初让她神目震荡的相貌,她已经记不起他身上那些让她仰望的学识和光芒,只记得微微摇晃的车厢,浮光在窗棂上一跳一跳,窗外光景迅疾变换,如同她匆匆的一生。他和她还是少年的俊朗样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闲话,不知不觉间,浮生已掠过。

“春山桃花满山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