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ruby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今日,偶然听到燕姿的几首老歌,很是感慨。许久没有听过她的声音,连带那些岁月也被自己尘封。然而,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时刻,那些记忆中有关前尘往事的许多碎片,终于缓慢漂浮而上。
       上一次的回忆,已非常遥远,那时的心情,只有无尽的怨恨愤懑,所以对于一段不够快乐的结局,我已经习惯跳过和屏蔽。而如今,再一次想起,却在细细的品味中感受到些许温情。毕竟,是曾经无双的年少岁月,因为不成熟而妄性为之,总归是可以原谅的吧。
       有一刻,遥想飞天九万尺,俯看大地,那万家灯火不过是一粒粒的微光,再多的家长里短、爱恨情仇不过是蜉蝣之于天地。记得一次夜间的飞行,城市的灯火灼灼却寂寥,而更多的地方只有望不见的黑色。唯有缓缓降落之时,一切才渐渐明晰,那一盏盏昏黄的灯光与燥热的夏风生生提醒于地面的真实的存在感。同样的,一秒,一日,一世纪,在宇宙尺度里又是多么微小,不过沧海一粟。而那些时日带来的挣扎却在心中生刺,消耗着期待与乐观。现在看来,果然是自我折磨。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再去追寻、执着或怨恨,早已失了意义。其实,早该如此坦然了。
       原本就是,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