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twater_room
saltwater_room

因为有你

然后,电话了橙子哥哥。8年的同学。几乎知道了我大大小小的事。

每次郁闷时向他倾诉,最后都能破涕为笑。他想得开,很会安慰人。(或者说他底线低?呵呵)

他觉得阿呆的想法还是幼稚+极端的。甚至有时候带有故意刺痛的成分。

其实,选择并不是只有是和非,黑与白,要和不要。还有一种中间状态。考虑问题可以想到最坏的情况,但为什么非要做这么凄厉的选择呢?我们不能不顾一切,但是权衡利弊试图确定未来,也只是徒增烦恼。做任何事,把握好一个度就行了。

橙子哥哥了解我。他知道我做不到的,就会想办法让我不那么痛。(我又本能地蜷缩在他的庇护下了。)

当我纠结的内心被他抚平以后,我真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懵懂无知的大学时光,还能误打误撞交上这么好的一个朋友。。。上天对我还是不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