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使是週六的下午,街上也只是稀疏的人行。隨意的拐進巷子內,老教堂正虔誠的與時光互望。午後緩降的氣壓漸漸凝結成朦朧的睡意。一點一點的落在腦海裡,泛起一漣一漣的慵懶。摒息著想捕捉這靜謐的空氣,輕輕的快門滑過這池的安寧。而那人、那狗,也成了這秒間裡,永恆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