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清晨,列車緩緩停靠在南方的車站。那暖暖化開的日光,像是飽足了露水般 逐漸膨脹。空蕩蕩的街頭,讓旅人不自覺的放輕腳步。偌大的城市,是被無限延展的夢境 在每座鬧鐘清醒前,迂迴在每盞快下班的路燈下,或者盤旋在每棵閃亮亮的樹梢上。若無旁人的游動著。噓,記得 別在陌生的夢裡留下痕跡。在城市尚未清醒前,悄悄地把多餘的憂鬱帶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