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順著傳送帶緩緩上升。太空船就要起飛了。要出發前往的地方,是聽說充滿希望的新天地。看那矯情的花兒們綻放著香甜的科學笑容。樂觀的似乎只要願意伸出手,人類可以摘到任何想要的星星。但怎麼卻 還是暗湧出一絲的不捨呢?抬頭看,流線的艙體曲面映照著變形的一切。緩緩的隨著上升的速度,如逝水般的向後退去。是不是暗示著 未來將是與過去完全的分離呢?不管怎樣,我聳了聳肩,那都不是現在的我能決定的。在抵達前,我們只不過是一直在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