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该从哪里写起呢,决定要写这封信的时候,有好多话要说,但一提起笔来,哦,不,我很久没有提笔写过任何的东西了。打开电脑来,似乎就泄了气,不想说太多,不想写太多。那先理一理思路。记事以来,我几乎就是一个人在生活,从来没有过怨和悲,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一个人害怕的时候是寂寞,原来一个人无助的时候寂寞,原来一个人无家可归的时候是寂寞,原来有一种东西叫做寂寞。但当真的知道了这样一种东西的存在之后,就再也不能忽视它的存在,它就像影子一般,跟在我的生活中,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