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們一定走過這樣的風景那開著無名花的小徑,沾著晨光的露水就這樣搖曳在日日夜夜的夢裡,似曾相識卻 老是忘了在哪兒見過是牽手走過的那條崎嶇山路上還是許久後的那趟獨自旅途中記憶總在急需的時刻,胡亂扔出個模稜兩可倒還不忘趁機數落著:這有什麼差別笑了笑當時的燦爛,早已凋謝不知幾輪而今回溯的,不過濫情下的鮮豔閉上眼花兒 依舊隨著記憶 搖擺時間 卻不再主宰這片花開 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