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無所事事的下午,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好。面對這樣的悄然,沒什麼好尷尬的不是?快門聲輕輕劃過靜謐的空氣。玻璃杯上冰沁的水珠應聲滑落。順手翻頁時的摩擦聲,窸窸窣窣。喀答一聲,下張底片已被撥到定位。時間的腳步,滴答滴答。曾流動在你我間的細微聲音,是彼此最真切的對談。相較那些被留下的光影,這是只能收在記憶裡的吉光片羽。然後在某個相似的午後,在耳邊安靜的被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