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柳市不爱下雨。每天的风里都裹挟着沙尘,和一种他乡才有的肃穆的气息。我时常会想象自己是一颗落入荒地的种子,抱着发芽的梦想,只等待一场梦寐以求的甘霖。每天入睡前,总会有卖馄饨的人骑着三轮车经过楼下,发出敲击竹节的声音。像极了默契十足、言简意赅的的对谈,但无人反馈的乏味独奏,又像是凝重夜色里没有感情的默读。对于这里没有电影院的尴尬,我也只能跟一个找不到路的驴友一样,轻声叹一口气。有时候,我会一时兴起,走几条街去吃一顿KFC。一个人坐在干燥的室内,吃着并不算美味的食物。对着边上空空的位置,喝着冰过头的冷饮。这实在算不上是一种恰当的消遣,但也许只有它才会有和家乡相同的味道吧。有时候,我会站在东庄河的桥上,吃着葡萄,吹一晚上的风。看来来往往的车和人,看河上闪烁着明灭的倒影。那时就会有一种飘忽的感觉,蓦然的,无知觉的愁绪。我认识了很多孩子。他们的笑,有晴空的温度。他们有很简单的愿望,贴在墙上的许愿树上,就每天都盼着会实现;他们有很直白的对话,还没有学会阿谀奉承,还不懂得谄媚圆滑的价值;他们有很调皮的本性,偶尔会搞些小破坏,但更多的时候,他们会好意地在你趴着休息的时候替你关上门然后大家约好小声说话。我依然还在寻找一种更贴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知道这又会占用我多少的时间。但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抛却一些杂然无章的细节,摒除一些幻想生成的不切实际,花更多的精力和自己的心灵交谈,告诫自己不该重蹈覆辙一些错误而要迷途知返,宽慰自己那些跟海市蜃楼一样美轮美奂的事物总有一天会在转身的那条路上变成现实。我知道,那些该来美好的都会来。而该走的那些阴霾,也终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