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终有一天我们相信天长地久只是一个传说等到风景都看透我们是否学得会细水长流冬日的灵江畔却是刮着和煦的风。侧躺在亭子里的时候,我有一种来到春天的感觉。我想起很久之前的一些事儿,它们冷静着面孔,和我对峙。我看着黑色的城墙,就像是看清了每一块砖的纹理,全部刻画着我的悲喜。现在,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我这么跟自己说。静谧的廊亭旁树丛枝叶扶疏,偶有虫鸟掠过。路灯暖意的光照着我的脚,像是某种先知的投照。我从来没有那么平静过。我仿佛听到了杨乃文的歌声,在江的那头,摇摇欲坠地飘来。彼岸花已然开得酴醾,气息浓郁,散成一道虚妄的光带。沿路是温软明亮的字符,写满过去不知所谓的坚持,和所有悲观的预感。我放眼望去,竟顿悟,放下才是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