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回去因為底片室海綿早已剝落,沖出來的照片,每一張都漏了光。一卷底片中有幾張照片漏光,或許可以製造驚喜,每一張照片都漏光的話,就已經是再尋常也不過的公式了。週日夜晚再打開相片的資料夾,翻看這一卷底片拍的內容,大多是每天上班經過的路的隨手拍,所以最特別的還是淡水夕照的部分,卻也只拍了三兩張。翻到這張漏光的淡水暮色的時候,竟然浮現當兵的記憶。海巡的軍旅生活,我待過小漁港的安檢所,日復一日每天站八小時的守望哨,手拿著望遠鏡,總是面向大海。今晚再看到這張相片,心情彷彿又站上了守望哨,在闃靜的夜半渺無人跡的清晨、絢爛的黃昏裡,交接海面作業的船隻。然後哼著當時紅極一時的「心愛的再會啦」,真的是當時的情境都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