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而在我們控制之外的事情實在太多有可能是過多的想像成就了這期間的心力交瘁嗎始於無法放開緊握的拳頭我將難以置信的咆哮妥善收藏於沒有魷魚絲的晚上然後默默的走在前方倏地起舞休止的樂句快要來臨於一片寧靜當中 我會專心致志的完成必須完成的事包括偶爾想起你與擁抱空白的渣滓時光 思考華麗的實踐不變的這很有可能就是我二零一一年對自己下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