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因為一份功課的關係我與我的傭人頭一次的在餐桌旁足膝夜談起來多久以前的事了我們聊著她二十一歲時的點滴一些選擇一些追求一些逃避的初衷成就她隻身飄過浩瀚的太平洋縱然心裏是充滿恐懼但信仰供她最大的力量助她渡過了一段無助的日子她說她從前每個星期都會寫一封信回家只是回信卻總是從缺她是怎樣熬過無底洞般的寂寞我無法想像是的看著一個接一個的夢想被實現她覺得她正過著成功的人生那快樂嗎她不假思索地淡然說了句不生活裏的一道裂縫什麼也填補不了她忽爾有點散漫的目光取代所有的言語而我亦只懂盯著電腦屏幕看別個頭 強忍著不讓打轉的淚珠滑下假如讓你重新選擇 你還會來香港工作嗎我傭人今年五十歲在香港工作二十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