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沒有下文我想我總會找到一個繼續呼吸的方法在一段距離之中來回踱步而不論是在攪拌奶酪意大利飯踫上全世界都要死的斷言又或是劫後重生的時候也沒有誰是不可被忘記或許需要不斷默寫的是世界沒有那麼大 這麼小大概就恰好是用力擁抱雙腿的真實分界線與嗅覺尚能分辨氣味的邊際是互相交疊的即使暫時就是永遠這也不在我的控制範圍之內值得不值得是再清楚不過的大是大非肯定的是離開必須擺脫按幾個按鈕般的膚淺一場華麗冒險始於尋找自己的故事然後摺疊好放於口袋中手裏執著鉛筆是一個好預兆時間有溜得比較快嗎我甚至彷彿忘記了留意時間電車的顛簸伴我入睡然後驀地想起綠色小豬的故事卻就是想不起情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