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這一年就要過去。我曾想過,好好寫幾句話,到了最後,還是詞窮。我是一個整體悲觀的人,有些問題終究難以改變,或者努力做一個悲而不傷的人亦可。常常有人問我,想去哪裡。其實,不是什麽城市或鄉村,不是南方或北方的分別。有那個人在的地方都好。還是有期許的,只是,差不多很多事很多話也該收收了。 這些年,心中曾湧現過許多暗自的念頭,需要兩個人才完滿。今年2月的時候,我便開始收拾行囊要離開,只是在某一刻被抽離了另一部份。我嘗試放下,可以再開始自己的路程。我聽到很多人的評論、質疑、不相信,那麼我只好也相信別人說的是真的。其實我更愛的是自己,不愛你,沒那麼誇張,不至於生死羈絆,那都是狗血劇集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