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21岁的他站在大楼的底下,没有看到我,打望着这个刚刚来到三天的城市,手里拿着一支烟,后来听到我叫他,不再敢抽烟。他脸上挂满了疲倦,有点儿陌生,有点儿不知所措。然后我说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刚刚过9点半,四川北路上就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高低的房子交织在一起,显得逼仄,顺势望去一片片灰蒙蒙,只有霓虹寂寂闪烁。宿舍隐藏在一个宾馆的顶楼,转角走到楼道里,一股集体宿舍固有的气味扑面而来,房间里摆了三张上下铺,还有一个床垫随意铺在地上,上面坐着一个人,正在看电脑里的电视剧。他的床在靠近窗户边上,下铺铺着他简单的寝具,上铺是衣服,杂乱的堆在一起。他拿着我带来的床单,换下已经铺上的劣质床单,动作生硬迟钝,我站在一旁不知道该不该做点什么,安静的空气里都覆盖着一层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