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带他去买宵夜,顺便问了问他身边还有没钱,他一开始只说还有。再问他还有多少,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吞吞的挤出,还剩200。如果他今天和我以及我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吃一次饭就要花掉他身上仅剩下的钱,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很可耻。这种情绪交杂着对他的担忧,促使我马上掏出了钱包,给了他几百块。但我又立刻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可能会让他无法从烂泥塘中爬着站起来,于是又补了一句,借给你的,发工资有钱了还我。我又问他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他却说不出任何的打算,只说能够先干份工作,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想了。他的话,让我感到了挣扎和无奈。我能做什么?我想物质上的满足,在他所认为的满足里,他其实已经能做到,只是我很怕他精神会无助。怕他在这个城市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怕他没有年轻时应该有的热情。我很想告诉他一些人是怎么样从底层成功的例子,但话到嘴边,却没有底气,连我自己都在怀疑,这样的故事,在这个社会,还真的有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