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此刻岁末的光景泛黄成了死去诗人的墓志铭北风辽远了城市的冷清怀缅的天色失了表情本命年即将结束。我笑说命数真的是毫不客气。这即将离开的一年,像是一位孤傲的长者,面容冷峻,对我的所作所为冷眼旁观。应该算是毕业之后遭遇到的最大的挫折。我突然就像浮沉不自主的鱼漂,每一次的呼吸都受人指使。压抑的局促感常日裹挟着我,我盲目颠沛在雾霭的迷丛。每一个醒来的早晨,我都像看到梦境里尚未苏醒的魑魅,惶恐不安。我开始对生活有了不同的感悟。回过头想想,或许所有的磨难都不算是坏事。当你登上山巅,一览无遗的时候,你兴许还会矫情地感激沿途的泥石流和冰寒。即使在路上,你丧失理智,迷失信仰,恨死了这所有的一切。每每经过江边,吹着冷风的时候都诸多感慨。我细数那些喜怒哀乐,怅怅然想时间真的是一个无规无距的容器啊。我的任何心思它都采纳,不作任何表态,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