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日近岁末,空气忽冷忽热。我不禁爱上了这个阴晴不定的气候。也许是受虐的症状发作了,也许是开始有了新的企盼。我依然无法忘记我生命里的那个最寒冷的冬天。我所有的自以为都成了一张过期的票据,无人签收的尴尬延续了好长时间。我们总是千方百计说服自己去认为别人的掉头离去并不是自己的过错,但其实细想,还是会泄气地觉得,是自己没有吸引力了吧。原本就自卑的性格被一败涂地的阵仗奚落得毫无脾气。我甚至开始自惭形秽,放大缺陷,找不到自身值得被肯定的部分。就这样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用所有表面快乐的故事麻痹自己,用看似没有波澜的独白告慰心灵。爱逐渐变成了一件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