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但还是会有期待。就像当初在年末买给自己一枚戒指,戴在无名指上。用这么一个类似于祷告的仪式,完成对过往的平复,开始一心祈求新的生活。我们时常许愿,其实最后实现的总不会太多。我们只是在自我慰藉罢了。爱情像极了无脸谱的折子戏。你感动了看客,感伤了自己,最后还是得戚戚然地鞠躬谢幕,学着将剧情忘记。一名优伶,总是用生命去完成每一段演出,把自我放得最低。他说的每一句台词就发自肺腑,他做的每一个手势都情不自禁。他听到那些围观的人的掌声,他看到了对戏的那个她的泪痕,可是他却忘了,在灯光熄灭、剧终人散的时候,只有他在恋恋不舍。我已经不太懂该怎么去爱一个人了,也惶惶然不敢投入太深。浅尝辄止的爱情是悲哀的,它已昭示了早衰的迹象。我只能强迫自己乐观地相信人心的美好,相信每个相爱的人都曾朝爱的国度真心前往。我在学着去爱别人。全身心地,毫无保留地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