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在夜中細數著雨聲的脈動我想這是一種寂寥,一種思緒以及一種淡淡的憂愁咫尺間的距離,可以是洪流,可以是毫釐共存間的脈動,不是覬覦,也不是權宜灼弄事語灰階的手腕,是否看清窗前眼矇時間與空間的轉換,並進而退卻的天,逐漸蕭瑟豔陽晴空後的暴雨,澆淋著旅人的心,加重步伐仰望的藍天灰濛,樹影寂寥訴說燈影下的景色,是濕漉沙洲人與人的徘徊,虛與實的枷鎖一切套入了中心和邊緣間脈動,清徹的眼矓是否看透甚麼是屬於真正的自我但現實間,迷幻燦爛所掩蓋的真相總在最後揭曉我看天的藍不是藍他是詼諧陳舊的豔陽,試圖讓這一切空白我看水的漣漪不是水他是化作雨的淚痕,書寫下那過往殤儡孤獨倒影,未定論的來日何方在這深夜天明之際,未眠的心,混散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