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為何是這樣的標題?或許只是正在聽著這首歌吧。我以為這樣的風景與那樣的心情,有某些關聯互相牽扯,就像一首聽了二十年的歌,在潛意識最深處,(自以為)一定埋下幾簇如迴圈循環的語句,暗示我將眼睛所見定格成直觀的畫面。那片尋常的安平沙灘,逐浪者的尋常練習,在日復一日夕陽的逆光中,定格在層層掀起的浪花上,凝視想望,又能分辨出多少細節,代替曾到過這裡,雙腳踩在灘邊,按下快門的人,多少不同的心情?在過了那個時空,看來重複(但實際上不曾迴流)的風景,你能分辨出畫面之外,吹著怎樣的風,摻雜著怎樣的氣味,還有四週響起了怎樣的聲音嗎?一切的主觀就這樣靜止了,也無關按下快門的人,會是什麼樣的心情。他不是你的替代品,尋常風景終究只是別人眼中無足緊要,只屬於你的私密片段,於是我了解了一切(關於我)的存在,也只是一種將會消失的短暫存在,與你無關。這是我這一年,只執著地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在停下腳步拍掉身上沙塵的同時,心裡冒出的一些想法。無關緊要的私密,不足為奇的孤獨,尋常細瑣的循環,日復一日的侵蝕與撫平。那麼逆光的海邊,不發一語的按下快門,一次又一次,我知道我將會繼續下去,因為這是我唯一能做,在視線與風景默默交換身分的儀式中,讓自己感受自己存在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