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我試圖梳理出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過於迅疾的都不容易長久,這是我所確信的。最近記憶很不好,想到的一件事,剛想去說,轉眼又忘記。左耳的耳洞貌似在潰瘍,細微尖銳的疼痛,紙巾上有星星點點的血跡。下樓吃飯的時候,還想買酒精,上樓又忘記。那個耳洞曾經癒合,也是因為潰瘍,把耳釘取了下來。後來我又在同樣的位置打了一個洞。一直戴著耳釘。很奇怪的事,一個人或許能獨自面對一些銳感切膚之痛,卻抵不過細微處的絲絲入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