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sau

說什麽呢,我常常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許久。在人完全沉靜下來,褪去周遭聲息、身影后,能夠面對自己,面對每個自己對自己的質疑,能給以自己答覆,我希望,至少可以面對自己。我常常把自己放到一個兩難、終極的位置,試圖找尋每個問題可以確實不變的東西,這個過程類似于逼迫一定弄出個真理模樣的東西安撫自己。是這樣徒勞而蒼白的事。